蜜汁满满 > 玄幻小说 >
    林昆三人老老实实的被警察带走了,李春生心里有些不解,余志坚的心里倒是明镜的,林昆这是想彻底的整整胡大飞和这个丁队长。三人被带到了辖区的派出所,这派出所距离飞翔舞厅很近,不足三公里的路。

对于一群农村出身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来说,平时看一看大奔倒是可以,但要是让他们开大奔,那绝对是不敢想象的,车童开着黄权那辆新提的黑色大奔停在了饭店的门口,所有同学的脸上,不管男生还是女生,都露出了极度艳羡的表情,这一辆黑色的大奔轿车,少说也得个七八十万,七八十万在中港市的概念完全相当于一套五十多平米的房子。

林昆一到审讯室里,便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,还点了根烟歪嗒嗒的衔在嘴角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就差把两只脚抬起来放在桌子上了。

“那哪行啊,孩子他妈,赶紧准备吃的!”冯佳慧的父亲说道,也要转身进厨房。

“咳咳……”老杨干咳了两声,想引起林昆和耿军狄的注意,结果两人还是不为所动,该说说该乐乐,完全把这派出所的审讯室当成自己家客厅了。

小弟踩下油门,松开了手刹,刚要把车开走,就见林昆突然从机关盖上跳了起来,抬起脚隔着车窗的钢化玻璃就向正驾驶的小弟踩了过来。

出租车停在了天楚国际大厦的门口,林昆从车上下来,眼前的大厦气势恢宏,锃明瓦亮的楼梯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碧辉煌,这绝对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财富的地标,可看在林昆的眼里却不怎么样,他心里反复的琢磨着,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给耍了,当了八年的兵,三年步兵,五年特种,九死一生的立下无数的赫赫战功,临退伍就给三千块的退伍费,全华夏也没这个行情的啊,说是给自己介绍个工作,原来就是个保安。

“什么第一次?”冯佳慧嘴角突然邪邪的一笑,眼神里满是深层的意味。韩心把小胸脯一挺,脸上轻佻的一笑,“你说呢?”说完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孙志本来也想伸手摸摸,但看耿军狄吃了瘪以后,他马上就打消了念头。“啧啧……”耿军狄称奇道:“这小东西还挺凶的嘛!不老实我把它给铐起来!”说完,周围的人顿时被他逗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你们记得,要把心思放在修炼上,日后做人,不能贪婪,不能无义,更别总想着找什么女伴,须知色字头上一把刀,这些天,你们卿卿我我的实在太不像话!”

“真的么?”“外公是好外公,好外公是不会骗澄澄的。”“太好了!外公,那我去睡觉了,电话给妈妈了,外公再见!”“澄澄再见。”

吃过了晚餐,林昆主动收拾残局,小楚澄也帮忙收拾,小家伙平时就帮林昆干活,干起活来倒也像模像样,林昆重新坐回了办公桌后,对着电脑又开始噼里啪啦的忙起来了。

“没有什么?”韩心俏皮的笑道。“没有那么大呀!”林昆笑着道,说完的时候,眼神无意间就落在了韩心那鼓鼓的小胸脯上,韩心本来就迎着林昆的目光,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。

韩心顺着冯佳慧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唇角微笑着道:“还真是漂亮,像个小瓷娃娃一样。”

有徐有庆撑腰,在这凤凰镇还真就不用怕条子,镇上的本地户谁都知道,在凤凰镇徐旺财是老大,徐有庆是老二,其他人包括年迈的镇党委书记全都得靠边站,所以眼前这两个穿着警服条子根本不足挂齿。

冯佳慧笑着道:“澄澄爸爸,你太客气了,这都是我作为老师该做的。好了,你和澄澄回家吧,我也回办公室收拾收拾下班了……澄澄再见。”

此刻,窗外的夜色尤其的繁华,市中心的一家高档餐厅里,许多穿戴时尚有品位的人们,正坐在里面慢条斯文的享受着晚餐,章小雅也坐在里面,她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,眼前放了一盘简单的意大利面,和一份水果沙拉,可别小瞧了这两样东西,价格远超它们本身的价值数十倍。

房间里静悄悄的,窗户支开的一角,涌进阵阵清凉的海风,远处海水拍打在沙滩上的沙沙声,在这夜深的时候听起来是那么的清晰,仿佛静静的呢喃。

这肉球速度太快,又因是红色,所以在阳光下极为显眼,此刻飞奔中都掀起了大风,呼啸中直接就超越了战武系的众人,直奔远处……

孙洋果然不负众望,苏有朋刚摇头晃脑的叹息完,他就接着叹息道:“英雄难过美人关啊……”

“不怎么样。”李春生得意的坏笑。“你小子少装蒜,信不信我修理你?”林昆笑着道。

“你这小崽子怎么说话呢!怎么这么没家教呢!”男医生冲着澄澄训斥道,他以为他这是威风了,殊不知就因为这威风,马上招来了一顿暴虐。

许旺财在一旁看的直心痛,他咬着牙想冲李春生说狠话,恐吓李春生放了他儿子,但他也看出来了,人家绝对是个敢说敢做的主儿,他要是再瞎叫唤什么,他儿子真可能马上就被丢到山崖下面了,他只好说软话道:“兄弟,兄弟你别冲动,咱们有话好好说,你先把孩子放了。”

罗孝根本无法平息胸腔中的怒火,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踩踏着狐媚女子,即便她已经面目全非,死得不能再死了!他不想再听到这个疯狂的女人任何一句话,更不想看到她那张恶毒狰狞的脸!

林昆刚用笑声掩盖完肚子的咕噜叫,马上就又听到了咕噜的一声肚子叫声,这咕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铿锵,林昆敢肯定这声音不是他肚子发出的,于是将目光看向了身旁的韩心,只见韩心小脸有些红扑扑的,两人目光触碰之后,韩心突然狡诈的笑着说:“昆哥,你肚子怎么叫了,是不是一听到好吃的,肚子里的馋虫没忍住,跳出来捣乱了。”

林昆脸上的表情夸张的一抽搐,低着头揶揄道:“金局长,这地是纯水泥的,摔上去挺过瘾的吧,你看看你啊,跟谁过不去不好,咋非跟自己过不去呢?”

林昆忍着疼痛,咧嘴露出一个不甚难看的笑容,结果小楚澄刚叫完爸爸,又重重的把脑袋扑了下来……林昆的脸色唰的一下由淡绿色变成了墨绿色,透过人中要害传来的疼痛,似乎听到了鸡飞蛋打的声音!

眼看这群小子们如此气势,中年男子得意,正要接着再说几句,可就在这时……在他们的身后,有一个红色的肉球,直接就从身边飞滚而过……

林昆微笑说:“我们酒吧不欢迎不娘不女的二椅子,门口在那边。”“我,我次奥你姥姥!”这男人腰肢一扭,伸出手就要指着林昆的鼻子骂。

说着,林昆向林昆看了一眼,林昆赶紧做出反应,道:“对,儿子你放心,爸爸是绝对不会被别人抢走的,爸爸永远爱你和妈妈……”同时走到林昆的身前,张开双臂将母子俩深深的拥入了怀中。

但说起变卖什么东西,刘家和王缪有什么家当,这些掌柜的都清清楚楚,顶天就是什么血玉镯之类的,几十贯钱百贯钱而已,山长水远的要拿去扬州变卖?何苦呢?就算多卖几贯,还抵不上来回路途的时间和跋涉之苦啊。

“古武境三重,分别是气血、封身、补脉!”随着黄昏临近,风也都清凉很多,吹在王宝乐身上,让他很是舒服,观看这功法的神情,也都专注了不少。

店门口围着看热闹的那些人,多数是不明情况的,也不管谁对谁错,有热闹看就是好事,见眼前可能有一场大戏,一个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色彩。

刘汉常脸色一滞,眼中渐渐露出了凶光,看了眼四周,荒荒阡陌,不见人踪,他冷冷的道:“那婆娘,时下我便可令你入地狱,你若再敢无礼,便试上一试,我就问你,去还是不去?!”

“我没有说谎!”珍妮突然抬起了头,看着林昆道,目光里满是泪花打转,“你不信我就算了,但你不能侮辱我,我真的没有说谎骗春生!”

“什么东西力气会这么大?伥鬼和老虎应该都做不到。”我低声嘀咕,灵芊眉头皱的更紧了,站起身说:“你们先安顿死者,记住不要放在能见月光的地方,注意避开水和黑土。”交代了几声后,村长让人将尸体抬走。灵芊将我拉到一边,正好胖子从房子里走出来,三个人围在一起。

陆宁和尤五娘下车,后面跟着陆虎、陆霸两恶奴,大剌剌就进了质库。其余几名恶奴,侯在马车旁,看守马车上财物。质库里没有后世影视剧当铺那种高高的木围栏和柜台,而是仅仅有一名伙计,简单摆着桌椅,前世陆宁感官就极为敏锐,被雷劈后,更灵敏了几倍,他听到里屋有女音说话,便走了过去。

“你射杀吾主时,某就在旁侧,还曾经追击你!”少年郎本来雄赳赳气势,好像这一瞬立时就弱了,国主被射杀的那一幕,几乎是他夜不能寐的噩梦。

可人家省委书记就在眼前,他心里就是再不愿意,也不敢表达出来,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,人家省人大书记可比他大的远远不止一个等级。

张大壮叹了口气,“不在农贸市场待着,我们能干什么,现在出去打工,像我们俩这样没什么手艺的,根本赚不到多少钱,还不如花摊赚的多。”

“坚持,是一种品质啊。”王宝乐感慨之余,发现自己的身体明显比以前更强壮了,好似距离气血境也都不远的样子,这种感觉很强烈,实际上之前一周的跑步,他就已经发现了,自己几乎不会疲惫,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。

林昆仔细的比较了一下,耿军狄说的还真没错,他故意点了点头,开玩笑道:“耿哥,我相信了,乐乐确实是你亲生的,没想到你的五官拼凑起来,还是个大美女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