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0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既然能带着刘逆妻和甘二到处跑,这少年郎,应该就是新县令,但怎么跑来这里了?真是奇哉怪也。

黄权的脸不绿了,直接黑了下去,阴沉的就像是吃了耗子药一样,心里更像是被塞进了一坨屎,他这也都是自找的,要是他不在张大壮的面前装逼,得得瑟瑟的,林昆也不会对他这么针锋相对,毕竟大家同学一场,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。

林昆掐灭了烟,冲他微笑一笑,道:“走吧,大家都在楼下等你呢。”看到林昆和冯佳明从楼上下来,最高兴的要数冯远志,他还担心儿子会怪自己那一巴掌打的重了,冯佳明走到他的跟前,满怀歉意的说:“爸,对不起。”

周围的人一片哗然,守着这么一个暴虐型的爹,谁还敢欺负他儿子?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,林昆刚从吉普车上跳下来,警车也赶到了,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冲着警察大声的喊叫道:“警察同志,快把打人那爷俩抓起来!”

看着周晓雅向自己走过来,林昆的心情马上不平静起来,瞥了一眼跟在周晓雅身边的黄权等人,从这些人脸上那虚伪的表情里,也看出了这些人心底的猫腻,不过他不在乎,这些人还真不至于让他动气。

林昆闺房的落地窗外就是一个大阳台,大阳台上摆着一张白色的摇椅,还有两盆精致的盆景,摇椅的旁边有一个茶几,茶几上放着个透明的饮料杯,可以想象平常闲暇的时候,她就抱着小楚澄躺在上面摇啊摇,母子俩喝着饮料,讲着小楚澄爱听的故事,直到小家伙睡着。

林昆坐在一旁很是无奈,“你们在聊这些话题的时候,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位当事人的感受,你们这么选择无视我,那我还是回去睡觉吧。”

正好这会儿酒店门口的保安走过来,礼貌的冲林昆敬了个礼,“先生,不好意思打扰了,您的车停在那阻挡了我们正常的通道,麻烦您给挪一下。”

说着,林昆向林昆看了一眼,林昆赶紧做出反应,道:“对,儿子你放心,爸爸是绝对不会被别人抢走的,爸爸永远爱你和妈妈……”同时走到林昆的身前,张开双臂将母子俩深深的拥入了怀中。

难道自己真的要被这群混蛋给XX了?早知道这样干嘛出来买醉啊,不就是失个恋么……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要是真被XX了,那自己就去死!

对于他们来说,酒吧的生意为的就是盈利,但对于林昆来说,这是他在藏西真正扎下根来的第一步,只有自己的产业稳固了,与孙家可以处在一个水平线上,才有资格以藏西新贵的身份与孙家谈。

楚相国正仰躺在办公室里的大皮椅上闭目眼神,已经下班了,窗外的黄昏渐渐阴沉了下来,整栋天楚集团的大厦里除了个别部门加班之外,其余的部门里早已经没了人影,司机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,问楚相国什么时候回家,楚相国说再等等,他实在不愿意回那栋冷冰冰的空房子里。

林昆头也不回走在最前面,三个人赶紧搀扶着踉踉跄跄的紧跟在后面,这一幕看在周围人的眼里,全都是颇为的诧异,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。

很文绉绉的一句话,林昆看的皱起了眉头,这是一个彩信,图片还在拼命的缓存,稍稍的等了一会儿之后,图片打开了,里面是他坐在阳台上眺望着远方的模样,照的完全是侧脸,他棱角清晰的脸颊在黄昏的勾勒下,是那么的苍劲英气……的被照片里的自己吸引,一时间忘了彩信最开始的那段文绉绉的话,他还在迷恋自己那刚劲英气的脸颊呢,马上又一条短信过来了,还是章小雅发的——林大哥,你……有收到我刚刚给你发的彩信么?

“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。”林昆语气阴森的道。胡大飞捂着脸坐了起来,冲站着的一个小弟道:“还特么愣着干嘛,快去给大哥准备钱去!”

余志坚大大咧咧的冲众人一笑:“不管是炖了还是烤了,都没你们份儿,哈哈!”

林昆这只是随口的一句话,可听在韩心的耳朵里,却有着另一番的意思,让她不由的就想起了前天晚上,两个人赤裸的抱在一起疯狂缠绵的景象。

林昆直言不讳,笑着说:“这不是要去拜访余叔么,我也没准备啥礼物,就准备来给他买两瓶酒带过去。”

中年男人一听林昆说这话,也不顾刚才被林昆的眼神震慑住了,马上又是一股怒火由心而起,怒吼道:“你特么的说什么,说你儿子打的好!?老子今天非给你点颜色……”

林昆冲小楚澄递了个眼神,小家伙马上会意,站到林昆的身边,拉着林昆的胳膊摇晃道:“妈妈,你就听爸爸说完吧,澄澄想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顿时,迷阵世界内,刚刚劫后余生的众人,还没等喜悦散去,突然的就有一声震天的咆哮,从他们前方的丛林里,如同风暴一般,直接席卷。

“美女,交个朋友吧!”瘦高的小青年站在冯佳慧的面前一脸淫笑的道。

“东海公,这次我与你赌!”说话的,是坐在周贡身后的一名少妇,穿着很俭朴,青色襦裙,面目轮廓,和王吉略有些像。

“你不说话?你不说话就代表同意了,是吧,林哥?”章小雅鬼机灵的道。“林哥,我们去看电影吧?”“吃饭呢?”“要不游乐场吧!”接下来,不管章小雅说什么,林昆始终都保持沉默,认真的抓着小QQ的方向盘,目视前方,一步步的把身边这丫头给送回海辰别墅区去。

姜峰对着电话哈哈的笑了两声,亲切的说道:“老张啊,我看重的就是你的能力,否则我也不会极力推举你做这个新局长,我相信你不会辜负我的期望,将中港市警界系统这一块整治出一片新的风气来!”

他太了解周晓雅了,要说小的时候谈恋爱当局者迷,看不透她的本质,现在毕业已经将近十年了,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起眼的乡下毛小子了,要是再看不透周晓雅的本性,那他就不是漠北军区的兵王了。

这种感觉,让他郁闷,下意识就要去拿零食泄愤,可却发现自己之前跑的匆忙,没有带零食后,他就有些抓狂了。

这,这东海公,这也行吗?难道还真有这么无聊的人,没事叫来一帮婢女,数自己有多少根头发?“东海公莫说笑,浪费公和诸位大人的时间。”王氏显然不相信陆宁的话。

“师傅,你这也太过分了吧……”李春生哀怨的道:“我顶着太阳在这扎马步,你做师傅的不鼓励我就算了,又抽烟又喝冰镇啤酒的,这不故意眼馋我么?”

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,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,林昆刚要开口问对方是谁,对方自报姓名:“林哥,我是徐广元啊,广元汽修的徐广元……”

他是名将之后,自小就弓马娴熟,小小年纪,已经被征募为御驾前的亲军骁骑兵。在军中更是自傲,和人比试枪马,从来未尝败绩。

怪物!走,我们快去看看。灵芊立马招呼众人朝我指的方向跑了过去。然而,并没有多远的距离,可是等到我重新回到刚刚看见黑影的地方,四周却一个人都没有!“怎么会?怎么不见了?”我冲进林子里,不仅迷雾已经散去,就连刚刚那个巨人的身影都已经消失不见。在附近转悠了好一圈,并没有看见刚刚那个巨人的身影。

“饿不饿?”林昆笑着问道,他这个平时吊儿郎当,一副痞子小混混气质的男人,这会儿像是个模范老公一样,靠在门框上,满脸关心的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