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8章

“谁啊?”站在卷帘门的后面,冯远志象征性的问了一句,外面马上传来了于亮那桀骜戏谑的声音,道:“老丈人,是我啊,你未来的姑爷!”
前世的他家里算不得什么富豪,但是父亲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,车子也有,甚至存款也有那么几十万,算得是比较富足的家庭,而且家里还有一家小型的装修公司,可以说,不管怎么样,他都算能过得比较富足。
林昆神秘的道:“秘密。”小楚澄哦了一声,小眼睛里充满了好奇,跑过来围着餐盘来回的看。
“而且啊,王家娘子,真真实实没人给我通风报信,本公就是有数头发的怪癖,此言若虚,本公天打雷劈!”
“她就是我一邻居,我都跟你们说了,你们就是不信,上次是我要来买东西,她非要跟着来的。”林昆笑着解释道。
林昆再次忿忿的瞪了林昆一眼,不情愿的从车上下来,林昆两手一摊,无奈的一笑,示意他很无辜。
还不等走到门口,楼上突然有人喊道:“于亮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!?”众人循声望去,喊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于亮天天惦记着的冯佳慧,另外韩心也站在冯佳慧的身边,她们是听到楼下的吵闹声才出来的,尽管知道林昆身手不俗,但冯佳慧还是担心他就这么被于亮带走会有什么三长两短。
澄澄眨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,看起来既天真又可爱,冯佳慧笑着说:“澄澄,晚上老师请你和爸爸吃饭,好不好呀?”
咱们林大兵王混迹江湖这么多年,谈恋爱泡妞不擅长,去酒吧夜场把个妹倒是不在话下,所以单独面对韩心,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“算了,这马上都十一点了,大家伙也都累了,而且这两个孩子也都睡了,就别折腾他们了。”林昆从容的笑着道:“对了春生,把费用告诉我,一会儿我去楼下把卡刷了。”
她的话音刚落,林昆已经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了下去,林昆不由的深吸一口凉气,内心慌乱、焦急的赶紧向楼下跑去,等她出门的时候,院子里早不见林昆的踪影了,就听大门外传来了林昆怒吼的声音:“找死啊!”
看着儿子认错的楚楚模样,林昆的心再次痛了,两颗晶莹的泪花闪烁在眼角,她连忙抬手擦了擦,抱起了小楚澄,道:“澄澄,妈妈不怪你了,刚才也是妈妈不好,说话语气有些重了,爸爸不会被抢走的。”
之后的课程中,学子们有不少都幸灾乐祸,可这样的终究不是全部,绝大多数学子还是觉得事不关己,依旧记录笔记。
房间里剩下林昆和澄澄,林昆笑着对澄澄说:“儿子,不管什么时候都记住了,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,与人善就是与自己善。”
黄飞诚惶诚恐的站起来,他现在一看到林昆,马上就能想到身上被暴虐时的惨烈疼痛,他在道上混了也有个三五年,从来也没受过那罪啊!
男人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哑火了,目光触及林昆冰冷眼神的一瞬间,整个人不由的一哆嗦,仿佛看见了一头大漠里穷凶极恶的野狼一般。
“呵,呵呵......”孙庆才向后退了一步,冷笑起来。“大哥、二哥,我们回来了。”大厅外,传来了五妹孙淑芬和六妹孙淑凤的声音,她们顶着回家奔丧的名义,却是各有心机......
“林哥,这么快就过来了啊!”徐广元奉承的笑道,林昆对此却不怎么感冒,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车在哪了,带我去看车吧。”
阴冷蕴藏着滚滚杀气的硝烟味儿顿时弥漫了开来,黄权表面上冷汗如瀑,心里头却是挺想他这个母夜叉的老婆跟林昆掐的,他是个心胸阴暗狭窄的奸诈之人,这多年对于林昆小时候三番两次虐他的往事一直耿耿于心,他跟身旁这个母夜叉虽然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,除了恶心之外没有半点的感情,每次当她躺在床上故意向卖弄她积攒了三十多年的风骚的时候,黄权死的心都有了,只要这母夜叉跟林昆互掐,不管哪一方吃亏,对于他来说都乐意见得,甚至他暗暗的猜想,要是林昆把这母夜叉打死了,或者说母夜叉动用关系把林昆给整了,那就太好了!
林昆翻了下白眼,笑骂道:“小子,你装13是不?再装我肯定不收你了!”
姜峰冲林昆递了个眼神,就带着秘书张彦就近走进了审讯室,金柯脸上表情阴沉,带着两名下属警察也跟着进了审讯室,人家姜市长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,这么一来对于他金柯来说是好事,不管结果如何,都可以维护他这位新局长的威严。沈曼站在审讯室外犹豫了一下,最终也跟着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