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4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没意见!”金柯冷冷的道,他表弟徐有庆砸饭店赔钱不赔钱那都是小事,现在重要的是严惩林昆,只要能把这厮给送进了监狱,怎么样他都没意见,再者说了,人家姜副市长的表态处理都是按照正常的章程来的,即便他有心要提意见,也挑不出毛病。

王吉现在惨的狗都不如的样子,司徒府周贡、乳母王氏欠下子子孙孙还不完的巨额债务。这一切的一切。起端可不就是那王吉嘴贱,开了几句东海公美妾的玩笑吗?而且,很明显,其他同僚带美妾出席宴会,这些美妾通常是用来斟酒布菜,斗舞献媚。

冯佳明想着自己的心事,林昆为自己的想法刚到羞愧,短暂的沉默过后,林昆闭着眼睛对床上的冯佳明说:“佳明,你放心吧,有我在你姐不会吃亏的。”

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都懵了,酒坊里的老板在酒坊里向外看着也懵了,剩下两个站在原地的民警先是表情一怔,紧接着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异常严肃起来,张开嘴冲着余志坚就要教训,只是不等他们把话说出口,余志坚冷冷的冲他们喝道:“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,信不信我让你们这身皮给扒下来!”

林昆脸上马上露出亲切的笑容,笑打趣说:“怎么,你小子馋狗肉了?”

果然,在身后左边的一个墙头上,一只小喜鹊大小的鹰崽子站在那儿,一双臻黑充满灵性的眼眸,在灯光的照耀下放射出一阵凛人的寒光看向林昆。

他抬起脚,地上是一只看起来和寄居蟹有些相似的昆虫,背部背着一块石头,不过这石头已经被珠子踩碎了。昆虫本体也已经四分五裂,我奇怪地问道:“珠子大哥,你刚刚叫它火虫子,你认识这玩意儿?”

“再给我来瓶酒……”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来,正是那个中年男道士,包子铺里所有的人都离开了,唯独他还坐在座位上,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空瓶子了,他虽然说话的声音醉醺醺的,可人看起来可一点也不醉。

林昆这时明显发应慢半拍,还没做好和‘亲儿子’相认的准备,小楚澄已经扑到了跟前,结果悲剧发生了——林昆身高一米八五,小楚澄刚刚五虚岁,小家伙扑过来后脑门正好撞中了他‘亲爹’的人中要害……

只不过此丹极为珍贵,炼制难度太大,不是普通的丹道系学子能有资格炼制出来的,唯有丹道系学首,或许运气好,能炼出一枚,往往都是自己吃了。

“会一点。”林昆笑着说。“太好了,咱俩走两局?”“我不怕不是付园长的对手。”“放心,我对你留着点手,绝对不欺负,哈哈!”付国琴哈哈的笑道。“那好吧,付园长你待会儿可轻点杀我。”林昆笑着应道,坐到了沙发上。

“那一个女孩子呢?”林昆依旧冷冰冰的说:“一个女孩子缺少母爱就可以了?”

付国斌的办公室在二楼,窗外能看到幼儿园的全貌,靠着窗边摆了一个茶几,茶几上放着一个棋盘,旁边放了一本名曰‘三十六计’的棋谱,林昆走过去看了看窗外,回过头笑着对付国斌说:“付园长,你喜欢下象棋?”

“当”一声,另一名执刀下意识抽刀,却被陆宁刀背轻轻一碰,便觉得虎口巨震,手中钢刀脱手飞出,划个弧线,落到了几步外,“噗”一声插入浮土中。

中年男又是一声痛叫,林昆的巴掌再次甩出,刚才打的是他的左脸,这一次换到了右脸上,中年男两只手分别捂着两边的脸颊,乍一看像是在卖萌一样,眼神却是出奇的愤怒,吼道:“赶紧特么的给我来人!”

珍妮目光闪烁的看着李春生,湿润的眼神里混着说不出的情绪,有愧疚,有感动,有一种莫名的爱恋……

“呵……”林昆轻佻的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你谁啊,谁让你这么和我说话了?”

“我不敢不敢……”于亮赶紧连连道,后背被撞的生疼,牙齿都打颤了。

许大头的侄子和外甥,这会儿才算真正的反应过来,敢情自己今天惹上了个惹不起的硬茬儿,就是自己的舅舅、叔叔都得看人家眼色三分,想到这里,这两人马上向许大头道:“叔……舅……,我们错了,那狗我们不要了……”

冯佳慧穿着一件简单的连衣裙,头发盘扎在脑后略显凌乱,从酒店的玻璃大门里出来后,她站在门口那昏暗的灯光下东张西望寻找林昆,脸色那么的苍白,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无助,瞬间就激起了林昆内心深处里属于男人的那种本能的保护欲。

“看看啊,你们就连法兵系的都比不过,你们还敢说自己是战武系的么,我战武系速度第一,拳头第一,肉身无敌!”

“无耻!这老色鬼,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屁话!女同学就只有这么多,我们都不够分,他这么大把年纪,还来和我们抢资源,不就凭着大小是个官么!”王宝乐越想越气愤,与四周同学议论中,心底对自己当官的梦想,更加坚定了。

瘦高的小青年不甘落了下风,马上又说道:“美女,咱们凤凰山的庆哥,那是腰缠万贯的公子爷,你们要是陪我们庆哥耍的开心了,离开的时候一人开一辆宝马都没问题!”

这里屋舍住着的大部分都是些青年、少年,正是最争强好胜的年纪,明明连一头真正的龙都没有,却也流行比斗。

很快的,王宝乐的手指又被对方抓住了,他的身体发软,手被高高举起,在对方还没掰时,内心直接就哀嚎一声,欲哭无泪。

“回公司,你将这两年来公司的资料整理出来,我需要处理。”欧玄冽疲惫地闭上眼睛松懒地半躺在座位上。

“老熊,来吃我,只要我王宝乐有一口气在,就绝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同学!”王宝乐大吼,那些逃遁的学子,一个个都心底再次感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不少女生都哭了出来。

几个小弟马上恍然,又纷纷调头向韩心围过去,这时人群外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:“大侄子,这两位都是到我家的客人,你可别难为他们啊!”

就在这时,那一脸难看的山羊胡,胸膛急速起伏了几下,似乎很不情愿,又极为无奈,就好似自己选择的路,哪怕再难走,也都不得不走下去般,传出话语。

“你正经点。”林昆横了林昆一眼,又看了看澄澄,意思在说别对孩子造成了不好的影响,林昆一琢磨也是,小孩子的模仿能力很强,自己总这么没个正形的,极有可能全都被澄澄给学了去,马上就收敛了不少。

不远处,李春生双眼灼热的望着林昆,孙志则一脸惊诧的表情,现在他终于打心眼里相信了,之前在幼儿园门口的斗殴事件的主角,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、不动则已动则一鸣惊人的家伙了。

周围那些松动的目光马上又变的坚定起来,一双双明亮的眼神里,讨伐斥责的目光更加凛冽了,就好像无数把刀子向林昆飞过来一样。

前面一人,是一名四十多岁中年人,身上就有武将的气息,不过,陆宁的目光,却不由自主被其身后少年郎吸引,这少年郎,不过十五六岁年纪,但魁梧健硕,真是虎背熊腰,走起路来便威风凛凛,看他走在孙羽身后,应该是扈从,但偏偏,令人感觉,孙羽应该是他的部下才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