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王宝乐,你敢和我比灵石?我家族有的是钱,我出七百!”卓一凡狠狠一咬牙,起身忿然开口,他觉得自己是世家子弟,不缺灵石,又因之前跑步举重的事情,看王宝乐很不顺眼,偏偏这化清丹他也很是需要,所以发了狠,报出一个惊人的价格。

唯有王宝乐这里刚从昏睡中被震醒,此刻在看到那残暴的巨熊后,眼睛猛地一亮,原本虚弱的身体,也都胸口急速起伏。

与此同时,在这钟鸣回荡中,于法兵峰的山顶,有一处充满灵气的大殿,山羊胡正坐在那里看着一本古籍,原本慢慢平复的心,又变得烦躁起来。

几个小混混顿时全都如临大敌,他们马上想到了今天镇子上传的风风火火的谣言,说是有人在人工湖的湖底徒手杀死了一条五米长的大鳄鱼,谣言中那个人此刻就站在他们的面前……几个小混混不由的咽了口唾沫,随后一起向林昆就扑了过来,他们其中不乏有能打架的好手,也有在部队里服过役的兵痞,按说他们的战斗力不差,可是在林大兵王的面前,他们即便是再身怀绝技,也都变成了一个个人肉麻袋,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包间的窗户飞了出去,呼通呼通的砸在了外面的石板路上,惨叫声顿时连连的从窗外传来,最后一个小混混被丢出窗外的时候,正好砸在了赵猛的身上,赵猛这会儿刚打完电话,正被眼前的场景所诧异,就突然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被砸的趴在了地上直哼哼……

呼通……紧跟着一阵痛心疾首的惨叫——啊!赵猛这会正站在老菜馆门外的墙根下等结果呢,巧的是他站着的地方,正好就是林昆他们所在的包间的窗下,被丢出的小混混正好落在了他的身旁,把他吓的原地向后一跳。

甘氏芊芊玉手用力捂着嘴,不令自己惊呼出声,她虽然蒙着双目,但布条微微透亮,她能看到影影绰绰的暴民人影,只是,那些暴民各个都是刚刚出现在她眼前,便即飞出。

“哇哦,好棒哦,爸爸你太厉害了!”小楚澄盯着沙拉,直流口水,仰起头问:“爸爸,我可以吃么?”

看完了录像,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变的清晰起来,徐梅站在那儿黑着个脸,彻底没了气焰,不等姜峰开口,林昆直接走过去,一巴掌扇在了徐梅的脸上,巴掌的声音又响又脆,把徐梅打的捂着脸尖叫一声。

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,转折太大,尤其是那喇叭声音巨洪无比,所有人都傻眼懵住了,柳道斌也都整个人惊呆了,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王宝乐手中那夸张的大喇叭。

付国斌的办公室在二楼,窗外能看到幼儿园的全貌,靠着窗边摆了一个茶几,茶几上放着一个棋盘,旁边放了一本名曰‘三十六计’的棋谱,林昆走过去看了看窗外,回过头笑着对付国斌说:“付园长,你喜欢下象棋?”

林昆这一下更不爽了,你丫的还冲老子瞪眼,真是皮痒痒的欠抽了,刚才消下去的怒气,这时马上又在胸腔里翻滚了起来,眼神陡然冷了起来,“呵,你说对业主负责?他是业主难道我就不是业主了么?”

“嗯,好吧。”章小雅微笑道。周瑾看向林昆,伸出手微笑道:“这位就是章小姐的表哥吧,你好,我叫周瑾。”

张大壮家的条件,林昆是知道的,家里有个妹妹,还有个多病的父亲,小时候他就跟他娘下地干活,每次到了地里他都是拼命的干活,为的是让他娘少干一点,这小子不但孝顺,对妹妹也好,林昆清楚的记得,小时候他们一起去河里抓鱼,抓到了鱼就在岸边支上火堆烤着吃,那刚从河里抓上来的鱼,味道又鲜又美,张大壮每次都是吃一两条小鱼,把剩下的都带回家给妹妹和爹娘吃,即便是这样,林昆也很羡慕张大壮,他至少有自己的父母、妹妹去关心,而他呢,从小就无父无母。

一路无话,唯独他们身后跟随之人越来越多,直至到了山顶的大殿前,那两个院纪部的学长才脚步停顿,退后两侧,示意王宝乐自己进去。

见澄澄突然跑过来,林昆身上陡然一股子杀气就凛冽了起来,他赶紧将澄澄护在身后,同时眼神威慑的看向树上的小海东青,那小海东青双眸一阵颤抖,忍不住的扑打了两下还不能起飞的翅膀,差点从树上掉下来。

林昆微微一愣,笑着又从兜里摸出了根烟,秦雪接过之后直接噙在了嘴里,林昆拿出打火机给她点着,她先是用力的深吸一口,然后缓缓的吐出。

“今天第一课,给菜地浇水,然后扎马步。”林昆搬着个小板凳坐在门口,嘴里歪嗒嗒的叼着半截烟,冲立定站着的李春生发号施令道。

林昆笑着道:“耿哥,你言重了,花嫂子的钱怎么了,她人都是你的,更别说她的钱了,你可千万别把自己往吃那啥饭的方面想,那是形容没有能耐没有出息的男人,你才三十多岁就当了北城区的副局长,这就证明你是个有本事的爷们!”

看着许旺财那张不招人喜欢的肥脸,肥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死了老爸一样难看,林昆实在厌恶的狠,就冲李春生道:“春生,差不多得了,赶紧让他们滚蛋吧,看着就恶心。”

“……你等等。”民警乙仔细的看了看,“你别说,还真像那个人,那天他前脚走了,后脚姜市长就来了,下午黄光明就被纪委的人拿了。”

周晓雅闭口不言了,把头低了下去,过了好一会儿,才小声的说道:“送我去XX酒店吧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道歉……”这个小混混突然服软道,旁边的几个小混混没有注意道林昆眼神里射出的杀气,那杀气稍纵即逝,耿军狄也没有注意到,所以这些人都十分的诧异这小混混的态度突然间的变化。

不给林昆留任何的喘息机会,那人紧跟着就抬脚向林昆踩了下来,林昆继续以双拳防护,硬接下了这一脚,两条胳膊隐隐被踩的发麻。

林昆的腕上空空然也,裤子是皮筋的松紧裤腰,根本就用不着系腰带,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,十根还算白净的脚趾头兄弟齐心的窝在那儿。

出了大饭店就是熙攘热闹的大街,此时天光渐渐疏离,昏暗压抑了下来,街上早早就亮起了灯光,五颜六色一片璀璨,黑山镇的夜生活就这样开始了。

陆宁笑着摆摆手:“送这小奴去养伤,嗯,听闻海州双蒸米酒不错,正好去尝尝,我二姐也嫁在海州,顺便省亲。”

“就这么两把刷子,还敢在瞿爷爷的面前放肆,哪儿来的勇气呢,狗屁的商业鬼才哟,我看就是一个超级大废柴嘛,咯咯咯......”

王兰道:“是啊,大侄子,志坚这熊孩子从小到大就知道惹麻烦,你一定的好好看着他!”

冯佳慧丝毫没觉得麻烦,爽快的就答应道:“好的,没问题!”回房间之前,林昆站在走廊里给林昆打了个电话,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儿子的情况,当然是报喜不报忧,只提澄澄玩的如何如何的开心,丝毫没说这小子晚上在饭店里打人的事,林昆不希望澄澄太过暴力。

后面的话众人没听清,湖面上马上就一团噪乱起来,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了声水怪,紧接着湖面上的人便都恐慌的叫喊了起来,小艇纷纷的向岸边靠去,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,有的人更是不小心的掉到了湖里,好在最终没造成什么人员事故。

阿狗抬起头,面色惨白的点点头。疯彪皱眉道:“看到你的短信,还以为你言重了,没想到……他几招把你打成这样的?”

但是,直到那暴雨滂沱的巨变之日,那策马弯弓,在自己军中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的单薄身影,是每个亲历之人的噩梦。

“你……”林昆忍不住的就想要教训林昆两句,林昆却马上打断她,道:“老婆,那个……我有事要跟你说一下,我们到车里去坐会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