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汁满满 > 玄幻小说 >
    镇西王很是随和,和他们说起,自己的几个小侧室年纪都小,还请诸位以后多多看照。众人忙不迭应是,其中几名本地聘任的法官,以及本地教团成员,近距离见到镇西王极为吃惊,听闻中原皇帝已经百余岁了,亲王为大皇帝之弟,可也太俊美太年轻了吧?据说中原皇帝长生不老,这位亲王也自称有六十岁了,如果所言不虚,那东方神脉,真是名不虚传,隐隐的,更有些可怕。

“法兵系有三大学堂,分别是灵石学、回纹学以及灵坯学,而老夫……就是灵石学的五位讲师之一,邹云海。”

林昆半眯着眼睛气定神闲,迎面阿狗气势汹汹的扑过来,那一双碗钵大小的拳头也是越来越近,呼啸起的拳风卷动着无尽的杀气奔腾而来,这两拳凝聚了多大的力道难说,但若真要是被砸中,骨头断裂是必然的。

这名男医生胡乱的在心里猜想着,眼看着林昆突然脸红起来,以为她是紧张的所致,就趁机向林昆搭讪道:“美女,放心吧,你老公不会有事的!”

红霞满天,此时红楼之中,已经关门谢客,大堂内其它桌椅也都搬到了屋角,空荡荡的就留了一张桌台,坐着钦使、县里的显贵和来自海州的官家。说起来,国主设宴,本来应该在府衙后宅,却不想这位小国主要来外面的酒肆,也太不合规矩。

余志坚透过后视镜看了珍妮一眼,笑了笑没说话,李春生的脸上一阵尴尬,毕竟余志坚是林昆的兄弟,按辈分排起来他还应该喊一声师叔呢。

林昆咧嘴一笑,又露出了满脸痞气的笑容,“我没什么故事,过去就是个当兵的。”

也不由林昆多想,迎面的两个煞气腾腾的小青年已经冲了过来,两人不知死活的握着拳头,冲我们林大兵王横拳、勾拳、摆拳的使了出来。

林昆笑了笑,有些不知所措,林昆笑着冲澄澄道:“小孩子家家的,你懂的还不少嘛,告诉爸爸,你是从哪儿学来的?”

林昆是很喜欢小楚澄的,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结婚生子,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会当爸爸,但就是在这样一种心态下,他见到了小楚澄之后还是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机灵可爱的小家伙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投缘吧。

林昆嘴角一笑,对沈曼说: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待会儿你就坐在车里保护好澄澄就行,那几个西域的人渣我来解决。”

吱……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,门口站着的小弟们,马上齐刷刷的喊了声彪哥。看着迎面走过来坐下的疤脸男,林昆知道主要人物出现了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电话换到了林昆的手里,父女俩先是一阵的沉默,楚相国先开口道:“瑶瑶,之前我跟你说过的那件事,就是给澄澄找一个假爸爸的事……”

“局长,姜市长来了!”冲进来的民警慌慌张张的道。黄光明一听,脸色唰的一变,一口茶水差点呛进了肺子里。

只是这逻辑用在普通女人身上好用,用在女警察的身上就全然失效了,沈曼丝毫没有犹豫,紧跟着就追了进去。

“爸!”孙恨竹语气坚定地道:“你相信我的直觉吧,我今天晚上真的感觉很不好,小爷爷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万一他......”

没人回答他,都是一副好笑的表情看着他,他感觉鼻子黏糊糊的,摸了一把竟然出血了,这时也不知道哪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夹在人群里嗲声嗲气的喊了句:“哎妈呀哥们,你鼻子来事了……”

疯彪正洋洋得意,正好台上主持擂台的那人话音落到了‘三’,疯彪看着蒋叶丽的目光突然变的淫邪蛮横,却突然听周围的人都诧异了一声,他不明所以的转过头向台上看去,看到林昆的那一瞬间他整张脸都绿了——这条混江龙怎么在这儿了!

“林先生,那你之前是当什么兵的呀?”坐在对面的女老师好奇的问道。“特种兵。”林昆笑着道。“哇!”几个女老师同时惊讶了一声,听到‘特种兵’三个字,她们马上联想到的是电视剧里播出过的特种兵系列,那里的兵哥哥个个都是大英雄,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,跟一些极端的犯罪分子舍命的斗智斗勇……

老大夫亲自扶着林昆从急诊室里出来,林昆捂着胸口,装作一副痛苦的表情,林昆和澄澄候在急诊室外,见两人从急诊室里出来了,澄澄跑到了林昆的跟前,抱着林昆的大腿仰着关切的问道:“爸爸,你没事吧!”

“记住,来了一定要给那小子好看的,否则以后就别再叫我姐了!”

在这感慨中,时间流逝,两个时辰后,当邹云海讲完了这一堂课,离去后,所有学子瞬间都看向王宝乐,那两个院纪部的黑袍,冷厉的目光也落在了王宝乐身上。

“听到了!”尽管心里对妈妈不能跟自己出去游玩而感到失落,但毕竟是小孩子,一提到出去玩马上就兴奋的不得了,小家伙伶俐的答应,又伶俐的说道:“妈妈你放心,我也会照顾好爸爸的,不让他泡妞!”

“你好,我叫陆婷,我可以到楼上说话么?”陆婷温婉的微笑,令人无法拒绝,同时她还睿智的夸赞了一句:“章小姐,你比照片上更漂亮。”

对上官的这位美妾,刘汉常平素夜深之时,又何尝不是有诸多幻想?那甘氏夫人或许容貌更美,但若说勾起男人y u火,令人更会想入非非幻想如何侵犯,毫无疑问,就是面前这个娇媚入骨的y o u物了。

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,和远处灯塔的光亮,林昆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,心里一阵难言的情绪,有对儿子的愧疚,也有被感动的成分。

“是是是。”黄飞招呼一声她身后的七个小弟,就向大厅外面走去,路过冷玉丽身前的时候,黄飞幽怨的看了冷玉丽一眼,他身后跟着的七个小弟一直到走出饭店的大门口,都是一头雾水的。

“可不是么,想造多少就造多少,怎么比。”众老生深有感慨的话语,使得卓一凡再次抓狂,他愤懑中有一种自己忽然变成了穷人的感觉,注意到那句抢钱的话语,不由的问了起来。

“我们家可没欠你物业费吧……不对,上次我教物业费的时候,还多交了两毛钱呢。”林昆一副恬静的模样笑着打趣道。

林昆下午也没去别的地儿,就在这儿跟着张罗,等到下午澄澄快要放学的时候,这边已经基本布置完了,林昆和李春生就一起去接孩子放学。

一听这话,林昆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就起来了,心说这小子该不会有断背山的倾向吧,再想到冯佳明那张白皙秀气的脸,心底更坚信这想法了。

晃了晃头,他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:“今天晚上……那算是吻吧?”反正也睡不着,林昆干脆来到了二楼的露天阳台上,躺在舒服的躺椅上点了根烟,望着寂静的夜空,扑朔迷离的星光,和那轮冷清的明月,倒也是十分的惬意。

周围的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,耿军狄惊凛的向林昆看去,如果刚才只是猜测,那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了,林昆在湖底杀死的就是一条鳄鱼。

“啊!”孙恨竹忍不住的惊叫一声,赶紧抬起手来捂住嘴,望着车里惨死的二黑,眼泪瞬间就淌出了眼眶,紧跟着整个人靠在车上,哽咽了起来。

林昆呲牙一笑,道:“不是我下手,对付那些恶人就得用恶办法,你规规矩矩跟他们讲道理,他们会听么?就像昨天的那群西域扒手吧,要不是我及时出手,你还不被他们给XXOO了啊。说起来,沈大警花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?”

众男们脸上的表情马上颓丧下来,明摆着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没了,搁谁谁心里都会失落,其中有人不满的挥着胳膊说了一声:“切,没事你喊那么大声干嘛!”

“喂喂?”电话里传来了盲音。游乐场里的游戏机小楚澄几乎都会玩,但小家伙最擅长的是一个射击游戏,小家伙端着一把仿真游戏机关枪,对着屏幕一顿嗒嗒嗒的射击,屏幕里的机甲怪物被他打倒了一地,林昆站在一旁,心中暗自说道:“这小子将来该不会也是个兵王的料吧?”

若换了其他场合,或许没有人会如此直接开口,毕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可如今在这学堂里,人数众多,气氛很容易就被掀起,一时之间,讨伐声嗡鸣而起。

林昆看着冯佳明,嘴角突然一笑,摇摇头站起来就往外走,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住,背对着冯佳明说:“你以为你爸真舍得打你呢,就刚才那情况,你爸要是不打你,巴掌抽在你脸上的就是那个于亮,你爸是心疼你才打了你,你还在这里怄气,对得起你爸的一片苦心么?”

找来的两个小流氓和两个保安都被打倒了,挨打的男医生顿时心如死灰,本来是想报复报复林昆的,结果没想到落地如此境地,他的喉结咕噜的动了一下,咽下了一口不安的唾沫,然后拔腿就想要逃,只是他前脚刚迈动出一步,整个身子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,扑通一声就四肢张开的摔在了地上,屁股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,仿佛屁股两瓣了一样。

这边这些人正说着呢,人群的外围突然传来一声喝喊:“刚才都谁闹事了!”

“曾经减肥一个月,不吃不喝,疯狂运动,可体重却不减反增……这种正常人身上不可能的事情,在他这里居然也会出现。”老医师冷笑,又翻出了梦境迷阵内的各个学子的体征,目光落在了王宝乐的从进入考核后,体重的变化数据上。